企业文化

员工天地

记忆中的薯片

    昨妈妈给我电话,问我是否回家,我一看外面这又是风又是雨的,歉意地跟老妈说不过去了。快挂电话,妈妈一下子提高分贝:“做了番薯片,上周刚刚凑上几个猛太阳,一下晒干了……"妈妈还在继续念叨着,而我的记忆早已回到了十几年前……
    小时候每年这会儿,妈妈都会从外婆家带来好多番薯,吃不完了,妈妈就挑出那些个头大的,竹篮子满满的装上,架在手腕上,提到家附近的河埠一个个用筅帚刷干净,再削皮切块,柴火大灶煮熟后捣碎成番薯泥,那个香甜哦!馋嘴的我常常直接抓起来就往嘴里送。我记得妈妈还会往里加芝麻或者橘丝,这样吃起来会更香。
    接着,妈妈通常会找出一个正方体的铁制饼干盒。重点倒不是它有多大容量,真正起作用的是那盖子哦!妈妈得仔细刷净擦干后铺上一块白纱布,将已经很好吃的薯泥摊上面,用刀背均匀抹平。这时候抹得越薄,炒制后的薯片会越脆,口感也更佳。然后轻轻扯动纱布四角,将这一大块半成品,平置到晒箕上,晒上一两个日头,妈妈将它们剪成差不多长4厘米宽2厘米大小的片儿,再晒上一两日就可以进行下道工序了。
    最后就是炒薯片了:往热锅里放上盐或者米和薯片一起夹拌着来回翻炒。妈妈得不停的炒,焦了就不好吃。那时候我个头小,得踮起脚尖探着脑袋。就见那嵌在米粒间,金灿灿的薯片儿在锅子里,随着妈妈不停翻炒的铲子,上下蹦跳着,香味弥漫……
    冷却后捏起一片轻轻咬上一小口“嘎嘣脆”, 浓浓番薯的香甜味还透着丝丝橘皮的清香,那滋味儿……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这种味道逐渐被淡忘。虽然薯片并不难买,可就是觉得没妈妈做的好吃。
    中午,不知道自己,是去看爸妈呢还是奔着薯片去的。一到下班点就赶回去,放下碗筷屁颠颠的上楼找出妈妈刚晒制的薯片,忙着给当起帮手。满嘴香甜,嚼之有劲的薯片……
    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那么些记忆,或深或浅。时间,可以让深的东西越来越深,也会让浅的东西越来越浅。可有些东西烙在心底,那些当初的样子,最初的念,依旧会在流年中生暖,装点平淡的生活……
    多年后,再次体味儿时的滋味,于我,已然是一种幸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