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员工天地

家乡的竹林

    今天,一早醒来,看见熟睡的中的他,挺安逸的。又走到儿子房中,去看了一下,睡姿是夸张的放松。很自然的想为他们做一份早餐。早餐是最平常不过的白米粥加鸡蛋。一如往常,在8点左右,他准时起,儿子也一样,是被老公叫醒,当看见我做的早餐,他们同时惊讶了(平时都是老公做的)。 老公在偷偷地看我,突然冒出想去看看娘家竹林的念头,是瞒不了老公的,应该是我因为这念头而微红的眼吧。儿子是兴奋的,调侃的说:老妈如此好雅兴。我瞬间,有一丝悲伤,老公是懂的。   
    老家在云石狮山,萧山人眼中的大山了。相对有名的是那三清茶的清沥,甘甜,浓烈,而我更喜欢家乡的竹林。小时候,我一直以为,那竹林是生活的来源,是我们快乐的所在,是父母们劳作的场所;长大后才知道是浪漫,温情的,因为,在竹海中,找一个幽僻的地方,是非常容易的,听听竹叶的声音,触摸刚掉的竹叶,特别软,特别绵,你根本无法抵挡它的诱惑,想着想着,真有点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那竹林了。事实上,我们也是说走就走了。到老家的车程,也就一小时左右。大概是心中的迫切,竟觉得车子慢得有点不解风情。先生偶尔看看反光镜,我能知道,更多是在揣摩着我的心思。所以,我笑了笑,只是告诉他,我很好。到达那山脚边,能隐隐的望见云雾中的竹林时,我瞬间有点凌乱,多久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这竹林了。竹林被雾缠绕着,显得更加翠绿,竹梢头,就像一群业余的舞者,在听风的指挥,一会向前,一会向后;中间总有几个,调皮地按自己的节奏在舞动,风的轻柔,舞的欢快。又似乎,因我的深情仰望,而让他们有了一些害羞,在扭妮着。           
    我坚持要下车,不仅因为我等不及车子的缓行,更是,我想轻轻地走近她。三人,轻轻的,又勿勿的,走向那竹林了。走到近了,忙乱的是我的耳朵了,沙沙的竹叶声,小溪浅浅的流水声,偶尔不知什么鸟呜,自由的,无忧的。屏声静气,又好像听见春笋在钻出泥土的的声。我们忍不住躺下,那松软的老竹叶,有一种暖暖的气味,把我整个包围了,多么熟悉的味道,我有点不能自己了。眺望不远处的一小片歪竹。平时,人们总是喜欢把竹形容为挺拔,正直,不折,我一样欣赏和赞美。但今天,我特意停留在那歪竹了:是否,她们每一次的结束是为了迎接再一次曲折的开始呢。一闪念间,又触动了,是的,我想妈妈了。因病去世的妈妈,是否也是在酝酿再一次的开始,如她一直的不曲和正直。儿子欢呼的一声:我见到春笋了,打断了我的追忆,我是感激的,此行,我看竹林,是因为妈的招呼,但更主要是为了忘却!我以为,珍惜眼前的,更是对故去的妈的尊爱吧!其实,我们只是在竹林中作了短暂的停留,但,那竹子,那竹林,己是刻在我脑海里了,因为是家乡的竹林,是有妈妈的竹林!我整个人变得特别轻松,我知道,竹林依然茂盛,是老竹叶滋养着新的生命!唯有活的自在,精彩,才不枉一直的厚爱,在另一个世界的亲人,更是那妈妈!
    回来了,我真的很轻松,只是,走出那竹林,我回头,又深深地看了一眼。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