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员工天地

净土

“传说中有一片净土,住着古老的民族。每个人都能歌善舞,他们从不孤独。”现代文明的高速发展,使鳞次栉比的高楼不再罕见,使日行千里成为可能,使横跨太平洋的两人也能随时随地自如的交谈。然而日复一日生活在如此快节奏的生活中,人们也难免感到厌烦,夜深人静之际开始向往回归到过去那种田园牧歌般的生活——寻一片净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不快捷,但却能顺着自己的心意自然生活。

   沈从文笔下的边城便是这样一片净土。

   它的净是环境的优美恬静。“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叫’茶峒’的小山城……茶峒地方凭山依水筑城,近山的一面城墙如一条长蛇,缘山爬去。临水的一面则在城外河边留出余地设码头,湾泊小小篷船……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里,春天只需注意,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凡有人家处必可沽酒。夏天则晒晾在日光下耀目的紫花布衣裤,可作为人家所在的旗帜。秋冬来时,房屋在悬崖上的,滨水的,无处不朗然入目。黄泥的墙,乌黑的瓦……”一年四季都如诗如画,不见丝毫萧条枯涩之意。这样的景致毫不逊色于江南的烟雨美景,更兼有湘西人民直爽淳朴的笑声飘洒在空气中,日复一日的改变着当地的气韵,给这番恬静平添生动气息,更显出一丝灵动、黠慧。

   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却是湘西人民邻里之间的朴实情感。

   “渡头为公家所有,故过渡人不必出钱。有人心中不安,抓了一把钱掷到船板上时,管渡船的必一一拾起,塞到那人手心里去,俨然吵嘴时的认真神情:我有了口粮,三斗米,七百钱,够了。谁要这个!但不成,凡事求个心安理得,出气力不受酬谁好意思,不管如何还是有人把钱的。管船人却情不过,也为了心安起见,便托人买了茶叶和烟草,将茶峒出产的上等烟草,一扎一扎挂在自己腰带边,过渡的谁需要这东西必慷慨奉赠。”

   这样的“你来我往”在茶峒镇中可谓随处可见,人们“费尽心机”只为不占他人便宜,谋求自己的心安理得,并给予他人最大的便利,这一点便给生活在如此复杂现代的我们带去不小的冲击。

   在如今的社会,人与人间的关系开始变得陌生与冰冷。楼房空间越来越大,人的心却越来越狭窄;日行千里成为可能,两颗心间的距离却逐渐遥远得难以企及;通讯如此快捷,真诚的沟通却愈加艰难。人们变得越来越“理性”,在你争我夺的潮流中沉浮,开始觉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费尽心机谋划最大利益,更有甚者,整日冥思苦想着如何才能占取别人的便宜。如此大的差距,如此多的勾心斗角,怎能不使人感到厌烦和疲倦。

   “传说中有一片净土,在太阳的那边住,一颗心不在飘浮,只想回到梦中的小屋。”疲惫时,远眺天边,常想着在太阳的那边就有一片自己梦想中不再尔虞我诈、处处充满人性中最纯净的爱的世外桃源。那里的人们不再像刺猬那般竖起厚厚的刺,似是保护了自己,却也阻断了自己与外界的联络,关闭了人与人沟通的窗户。这样的美好,足以对现在日渐千疮百孔的心产生致命的吸引力。人们开始停止抱怨,让心沉静下来,思索如何才能回到,甚至重新在现代文明中创建充满淳朴乡风的美丽世界,让现代科技与古朴文明自然的融合到一起。

   “传说中的净土,我们唯一的出路,曾经模糊的幸福,越来越清楚。”当人们开始选择正视问题时,一切都将变得有希望。出生于湘西的沈从文先生从骨子里与大城市的市侩虚伪格格不入,深深怀念家乡淳朴的民风与美好的人性,故他以一个“乡下人”的主题视角审视当时城乡对峙的现状,批判现代文明在进入中国的过程中所显露出的丑陋,希望借边城来呼唤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

   故我觉得,边城的魅力不仅在于它带给人们触动,让人们开始思索,如何在愈加利欲熏心的社会呼唤心底深处最纯净的幸福感,如何改变当前社会冷漠自私的现状,如何找回人与人之间温暖感动情谊。其魅力更在于它时刻散发着一种温暖与感动,在人们心底汇聚成一股信心与勇气,让人们在思索的同时真正行动起来,推动着人们寻回身边的净土。

来源: 污水公司  作者:许周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