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员工天地

老钱

本文获得集团成立十周年征文比赛一等奖

 

第一次见着老钱是7月下旬的某天,具体日子已模糊了,单记着那天气温大概有三十八度上下。老钱穿着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我们两个顶着个烈日,他带着我这个新员工参观污水厂。他约摸三十多岁,皮肤黝黑,黑硬的头发竖起如同松针,好像可以扎破手指。

说是参观,其实是带着我这个新人了解一下污水厂的大概处理流程和几个重要的处理池子。厂里正在施工,闷烈的骄阳和略微污浊的空气,我不禁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丝小小的担忧。

刚刚离开校园,我并没有很快的适应这个工作,我自认不是一个自来熟的人,到了新的环境,融入的也很慢。萧山的夏天闷烈燥热,闷得我的脑袋也有点发晕,记忆也如同烈日下被地表和空气的间隔层折射的光线,有点模糊颤抖。

我被分到了老钱的手下的泵房工作,工作并不称的上难,大抵是定时检查各个机器是不是在正常运转,水质参数是不是符合国家标准,以及记录下运行的电流、气压等参数。在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可以待在小房间里,避开室外的燥热,偷得一丝阴凉。老钱会经常过来检查,看看我有没有在按时得检查记录,偶尔我们也会攀谈两句,只是十几岁的代沟下,我们并无过多谈资。而我就这样开始适应进入社会工作的日子,每天早上乘着班车打卡上班,晚上打卡下班,日子倒也不急不慢。

G20峰会召开前一段时间,正是杭州最最紧张的一段时间,整个城市的安保工作一下子上升了好几个高度。污水厂这样的地方,更是出不得一丝差池。所以,公司规定,周末加班要来了。说实话,老钱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内心是不情愿的,因为我的那些高中大学的朋友们,在G20期间几乎都是放假的,而我却要加班。这种念头一划而过,又觉得既然在这种保障民生的单位里,确实是要对水质,对人民负责的,也的的确确是要有一点奉献精神的。老钱好像看出了我的一丝不情愿,却没有说什么。后来有个同事告诉我,那段日子,老钱作为厂里一个泵房的班长,连着值了好几天班没有回家。

后来有一天大雨,老钱带着我去检查三期工程的进展程度。那天雨下的很大,三期工程还没有完工,平时路上都是沙子泥土,经过雨这么一下,更是变成了一路淤泥,有些路中间有石块还可以踩一下,更多的是一脚踩下去,鞋子就被渗浸了。雨滴落下来溅起水花,打在脚上身上。我们俩差不多逛了半个多小时,等回到泵房的时候,我一看,裤子鞋子上已经沾了很多污水淤泥,甚至衣服下边角也有一些。我想起来第一次看见老钱的时候,穿着那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心想,现在我也脏兮兮了。

再后来,老钱带着我去拍泵房前面挂着的员工值班照片。照片里我穿着亮丽如新的工作服,微微笑。我看着照片,心想以后,我就是真要在这里工作了吧。

其实老钱是谁,我也说不出来。我来厂里几个月,有些同事只打了几天的照面,我就调去另外一个泵房轮岗了,之后也很少碰面;有些同事相处的时间长些,却也谈不上了解,只是有一个稍微细致的印象;更多的是偶尔在路上车上见过,却连名字也叫不出来的同事。

因为都在钱江污水厂工作,谁又不是老钱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